菲律宾创始人塞松教授访谈
发布时间:2021-10-13 16:53:45

恩里科皮奥维塞纳:塞斯顿教授,你能简单介绍一下你从小到“国际化”的成长史吗?

塞斯顿教授:我没有。我坚定地站在为民族解放、民主和社会主义而斗争的人们的立场上,并以此来指导我的行动。我是菲律宾的爱国者,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者,不是“国际主义者”!欧洲国家站在小布什一边,把自己归类为“进步群众领袖、民族解放运动领袖、反帝政府领袖”,这是错误的。事实上,一些帝国主义国家正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法西斯主义!

因为我的作品和政治行为,我以反对损害或违背人民利益的政策和行为而闻名。我坚决维护人民的权益,支持他们的革命斗争,强烈反对基地组织、阿布沙耶夫等小型恐怖组织,当然也包括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的超大型恐怖组织,反对他们通过每日炸弹爆炸、民族战争、侵略战争杀害大量平民。

菲律宾创始人塞松教授访谈

你可以从《世界之家:对一个菲律宾革命者的描述》这本书里看到一些关于我的传记资料。无论如何,本书中的一些介绍是现实的。1939年2月8日,我出生在菲律宾南伊洛戈省卡布高(卡布高现在是阿帕瑶省的省会,可能行政区划有变化)。在菲律宾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后,我分别在这两所大学教授英国文学和政治学,还积极参加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1968年至1977年,我担任菲律宾中央委员会主席。被捕后,他于1977年至1986年在马科斯法西斯独裁政权的监狱中被监禁和折磨。

菲律宾创始人塞松教授访谈

1986年,马科斯下台后,我被释放,回到菲律宾大学。从1986年开始,我开始了我在亚太和欧洲的大学巡回演讲。1988年,我的菲律宾护照被注销,然后我向荷兰政府申请政治庇护。现在,我是菲律宾全国民主阵线(NDFP)的首席政治顾问,与菲律宾反动政府(GPR)进行和平谈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菲律宾反动政府的游说,菲律宾政府(GPR)与菲律宾全国民主阵线(NDFP)和谈的参与者——菲律宾(CPP)、新人民军(NPA)和我被美国等外国政府列入黑名单,目的是向我们施压,迫使菲律宾全国民主阵线投降。

恩里科皮奥韦塞纳:如何描述新人民军(NPA),如历史、实力、发展、行动、社会基础、中长期目标等。

菲律宾创始人塞松教授访谈

赛松教授:菲律宾(CPP)视新人民军(NPA)为菲律宾特定国情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上,持久人民战争、夺取政权的主要武器。新人民军成立于1969年3月29日,即1968年菲律宾重建一个月后。它执行各种战斗、政治、生产和文化任务已超过38年,它广泛而深入地扎根于人民,主要是农民。

菲律宾创始人塞松教授访谈

新人民军现有游击队120余人,在70 ~ 81个省、800 ~ 1500个市县、1万~ 4.2万个菲律宾村庄开展活动,在建立和发展群众组织和政权组织方面积累了成熟的经验。新人民军还在群众教育、土地改革、生产、医疗、国防、文化活动和争端解决过程中,创建和支持有益于人民的社会项目和群众运动。

新人民军的目标是夺取政权,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人民共和国,成为国家的主要组成部分,在菲律宾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做人民的好卫士。

恩里科皮奥韦塞纳:有人说,为建设社会主义国家而发动的社会主义游击战争是一个与潮流背道而驰的划时代错误。你如何看待这个说法?

赛松教授:新人民军为争取民族解放和民主而同美帝国主义、大买办、大地主剥削阶级作斗争,怎么可能是“时代的错误”?正是这支新民主主义的军队,力图战胜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剥削和压迫等“时代错误”的真正怪物。

当新人民军(NPA)成功击败那些逆时代而动的怪物后,由于美国垄断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全球化、美国引发的恐怖战争扩大到全球范围等加速危机,帝国主义将逐渐衰落,我国人民将在这样的背景下齐心协力建设社会主义。

恩里科皮奥韦塞纳:菲律宾的计划说,未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特殊关系。也有人说,新人民军甚至是中国武装的。虽然中国已经完全变成了资本主义国家,但你为什么总认为中国是一个革命国家?

塞斯顿教授:菲律宾计划是在1968年制定的。当时,中国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事实上,通过发动无产阶级,中国成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中心。但此后,特别是1976年以后,菲律宾(CPP)的文件和出版物开始批判中国的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取代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正如你所说,中国已经成为资本主义国家,不再是革命国家。我提醒你。

注意,菲律宾的文件和出版物批评和谴责了由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势力所推行的“自由市场”全球化。菲共的这一立场与遵从与这种全球化的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你能解释一下什么是“保卫自由行动计划(Oplan Bantay Laya)”,以及它对平民和政治活动的影响吗?

  塞松教授:“保卫自由行动计划[1](Oplan Bantay Laya)”是模仿1960年代后期美国“美军凤凰”的“国家内部安全计划”。该计划旨在摧毁革命武装运动的政治组织和游击阵线,是美国政府在发动全球“反恐战争”的背景下怂恿菲律宾政府制定出来的。美国将菲律宾看成是其全球“反恐战争”的第二战线,该计划由此招徕了数千名美军进驻菲律宾,并为菲律宾傀儡增加军需供给,借“反恐”的名义推行他们的反革命暴行。

  “保卫自由行动计划(Oplan Bantay Laya)”导致一千多名进步的合法活动分子,包括进步群众组织领导、记者、律师、宗教领袖和其他提倡人权、社会正义、和平的活动者被非法暗杀、强迫失踪和刑囚拷打。除以往二百万的难民外,该计划还残酷地导致了一百多万的群众流离失所。这些被迫流离失所、失去土地的人被驱向了外国人开办的矿山、农场和娱乐场所。

  “保卫自由行动计划(Oplan Bantay Laya)”目标是摧毁武装革命和合法的反对派,胁迫人民。但是,在摧毁新人民军(NPA)这一目标上,他们已经是失败的了,结果只是让武装革命的火焰燃烧得更旺。菲律宾反动政府对进步合法的人权活动分子所进行的大面积和系统性的侵犯已经引起世界人民和菲律宾人的义愤,随美国和本国反动分子针对人民的暴力活动的逐渐增多,进步合法的群众运动也在日益蓬勃的开展起来。甚至国际人权组织和联合国人权机构也指出了以阿罗约为首的菲律宾傀儡统治者的罪责。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随着新反恐法——《人类安全法》在7月15日强制执行,从现在起的形势会变得更糟吗?

  塞松教授:的确,由于所谓反恐法,即2007年出台的无耻的《人类安全法》,人权状况将变得更加糟糕。他们对“”和“共谋罪”的定义具有迷惑性,并且过度宽泛。这使得阿罗约政府针对任何站在反对派立场上的个人、组织和政党所采取的惩罚性行动变得非常容易。这些惩罚性行动包括肆无忌惮的监视行为,非法拘捕,没有保释的非法关押,作为“”被剥夺人权,被剥夺个人财产。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你是否认为在阿罗约的领导下,菲律宾正在倒退到马科斯反动专政的时代?

  塞松教授:从许多方面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阿罗约政权已经倒退到马科斯反动政权的法西斯道路上了。尤其是由于2007年的HAS,阿罗约政府获得了军事统治的许可,不必宣布军事法,也不必遵守1987年宪法中关于反法西斯规定中必须遵守的条件。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在支持菲律宾军队方面,美军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只是训练和后勤支援吗?还是其它什么?

  塞松教授:在支持菲律宾军队方面,美国不仅仅是提供武器训练和后勤支援。它是为了向菲律宾政府傀儡官员和军队进行灌输,加强它们的可资利用,唯利是图的特点,最大限度地增强菲律宾政府作为美国在东亚、世界范围内开展其政治和军事计划的附庸作用。它是为了从反对菲律宾人民的傀儡军队中获取情报,也为傀儡军队提供情报以便实现他们的目的。同时,也是为了创造和发展一种局面,这样美国军队就可以在菲律宾实现其军事存在和开展军事行动,就可以干涉并侵略东南亚、东亚和更远的区域。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官方提出,在“人民战争”中4万多人丧生。你相信这一数字吗?现在的冲突正处于一种逐步升级的状态,这是真的吗?

  塞松教授:对于任何人来说,将4万或其他数目的死亡人数归因于人民战争是错误的。我们必须清楚,这些数字是指在马科斯法西斯专政政府新人民军的过程中被军队、警察,以及准军事力量所杀害的人数。自从马科斯政府倒台以后,这一数字明显的增加到6万人,其中包括在阿基诺、拉莫斯和埃斯特拉达政权执行的残忍的军事中受害的人数。

  作为人民的军队,新人民军将其矛头对准了反动政府的军队、警察和准军事力量。据估算,从1969年以来,新人民军消灭3万多敌军,打伤了数量更多的敌军。与此同时,反动军队和警察杀害了大约1万名红军以及5万多名的平民。这些数字不包括在反动军队与摩洛民族解放军的战争中所伤亡的人数。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应该如何看待从1995年开始的在布鲁塞尔的和平谈判?

  塞松教授:在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NDFP)与菲律宾政府(GRP)之间的和平谈判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一些协定已经达成,这些协定是在1992年《海牙联合宣言》的框架内达成的。这些协定中最重要的是《关于尊重人权和国际人权法律的全面协议》,这些协定是和平谈判中实质性议程的第一项。

  但是在各种借口下,菲律宾政府(GRP) 主要通过屡次要求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NDFP)停止抵抗,宣布延长休会,延迟谈判,甚至是中止和平谈判等手段来阻碍和平谈判的任何进展。每当菲律宾政府要求交出革命武装以及当谈判进入到解决武装冲突的根源及就关乎人民利益的社会、经济、政治、改革等问题达成协议,而谈判却被菲律宾政府所终止时,和平谈判就会瘫痪。

  恩里科·皮欧维塞那:你怎么看待菲律宾其他武装冲突:比如政府和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之间的冲突?还有,你怎么看待阿布萨耶夫组织(Abu Sayyaf Group)?

  塞松教授:摩洛人民有民族自治权,民主权,发展权,和平享受他们祖先领土的权利。他们有从压迫政府中脱离出去的权利,并且有在一个非压迫政府中实行区域自治的权利。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正在发动一场正义的武装斗争,这场斗争正沿着支持,保护并且促进民族和民主权利以及摩洛人民利益的路线前进。

  阿布萨耶夫组织是不同的。它最初是由中央情报局和菲律宾军事情报机构在1991年组建的,它是为了在摩洛民族解放阵线(MNLF)的侧翼制造麻烦而建立的。但是当摩洛民族解放阵线年向菲律宾政府(GRP)有条件投降以后,阿布萨耶夫组织开始摆脱了中央情报局和菲律宾反动军队的控制。现在,美国以它为借口而继续将美国军队驻扎在棉兰老岛(Mindanao)和整个菲律宾。

  [1]在2000年纽约的恐怖攻击之后,菲律宾政府秘密执行OPLAN BANTAY LAYA(OBL),这也是因为美国施加压力给菲律宾政府的效应,目的是恐吓进步的人民组织领袖,制造人民的恐惧。菲律宾政府宣称进步的人民组织与恐怖份子有连接关系,所以必须将这些人民组织解散或摧毁,甚至于任何批评政府者都会视为恐怖份子。这个政策由菲律宾军方(AFP, Arm Forces of the Philippines)拟定,菲律宾总统签署,然后开始执行政治暗杀以及迫害人民的行为,企图恫吓人民。自2000年之后,被暗杀的人数剧增,从2000年至 2007年中,已有八百七十一人被暗杀,但这并未包括失踪以及逮捕入狱的人数。2006年,此政策宣告失败,但是菲律宾政府继续施行OBL2,与OBL之目的相同,同样是非公开的政策,而菲律宾军方否认有关此政策的施行。